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 > 焦點新聞 >

今年影視公司注銷2996家 5年繁華引來太多渾水摸魚的投機者

“2996家企業已足以說明影視產業的生存現狀,當大量熱錢進入后,沒有匹配性的收入與回報后,資金鏈斷裂,整個行業資金供給體系就被破壞了。”

“你消失了好久,還好嗎?”電話那頭,黃興聽后呵呵一笑。

2011年,坐擁數輛豪車的山西煤老板黃興一頭扎進影視產業。名頭很簡單——企業轉型,他也為此做好了充分準備,不僅在北京幾大高校文化產業研修班學習,還在北京、山西等地注冊多家文化傳媒類公司。

黃興目標明確,希望通過研修班的人脈,迅速融入影視行業,最好還能傍上知名影視公司,比如華誼兄弟、光線傳媒等,那么不僅能投資好的項目,還能參與產業基金的發起。

天生嗅覺敏感的商人也有存疑的時候,歷經各大研修班的指點,“賠錢”、“風險”等關鍵詞將黃興的雄心壯志打消了一半,投資也變得謹小慎微。幾年來,公司還是選擇成本較小的項目試水,一些收益則來自地方政府補貼。

“近幾年更難,基本沒什么收入,其中兩家公司業務基本與影視無關,還有一家也是暫時關停。”黃興倒是慶幸自己當年沒有昏頭,大舉進入影視產業,否則可能輸得更慘。

有第三方機構對2019年影視文化公司的吊(注)銷情況進行了詳細的排查和分析,發現2019年全國工商注冊名含“影視”關鍵字的企業,吊銷和注銷的多達2996家。

清華大學新經濟與新產業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劉德良認為,這只是含有“影視”一詞的公司,還有一些名稱含“傳媒”的,以及一些主營業務也涉及影視劇投資的,如果全部算上,注銷與暫停營業的公司數量應該更多。“2996家企業已足以說明影視產業的生存現狀,當大量熱錢進入后,沒有匹配性的收入與回報后,資金鏈斷裂,整個行業資金供給體系就被破壞了。”

投機者渾水摸魚

“這談不上是好事,也談不上是壞事,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黃興清晰地記得自己頭昏腦熱的時期是2010年。那一年,隨著《文化產業振興規劃》等政策出爐,以及華誼兄弟、光線傳媒等公司相繼上市,資本開始瘋狂追逐影視產業。有一種估算是,單是這幾家公司的上市就吸引了200億元的熱錢涌入。

“幾乎瘋癲的環境里,大家都在你追我趕,仿佛一場比賽中,沒有輸家。什么公司都往影視圈里扎,我們其中一個研修班第一期70多位學員,三分之一是來自能源與地產領域。誰跟投了頭部公司的項目,誰拿到了小股權,哪怕是很小比例的投資,背后都是明爭暗斗。”在數次競爭中,黃興僅贏得一次勝利:成為一個影視產業基金發起人。

進入影視行業的熱錢也分“金字塔”。初次試水的跨領域公司一般通過參與投資拍攝具體項目,摸清行業規則;野心更大的公司則通過收購、并購,以最快速度控制一家二三線公司。

公開數據顯示,2013年A股涉及影視行業的并購案僅有7起;2014年涉及該行業的并購事件共44起,公布了標的價值的并購有38起,涉及資產價值301.76億元,文化行業并購平均6天1起;2015年文化行業并購平均2天1起,A股影視相關并購達76起,涉及資本2000億元。

滾滾大浪中,除了張藝謀、馮小剛、陳凱歌、黃曉明等大牌演職人員被華誼兄弟等幾大公司捆綁外,寧浩、張一白、鄭曉龍、韓寒等市場活躍度較高的導演迅速被爭搶。與此同時,隨著演而優則商、演而優則導的演職人員增多,影視類公司迅速膨脹。調查數據顯示,分別在百度男/女明星人氣榜(2019年第16期)中各取前1000名(共2000人),就有800余位擁有自己的公司,明星公司總數達2800家(包含已注/吊銷的)。

據不完全統計,國內影視傳媒公司在上萬家左右。單是A股有28家影視類上市公司,曾在新三板掛牌的影業公司在150家左右。

“和房價一個道理,你追我趕的過程中,每一撥進入者的成本都在增加,從而助推內容版權銷售價格虛增,演職人員的報酬瘋漲,從2010年到2015年,輪番漲幅后,影視行業看似一片繁花似錦。反觀好萊塢的影視類公司,尤其是制片類的內容公司,很少是上市公司,而國內的這五年繁華,造就許多渾水摸魚的投機者。”劉德良認為。

行業回暖的支撐點還沒形成

2016年,電影《葉問3》全面暴露影視行業的金融毒瘤,資本開始趨于冷靜。2016年影視行業擴張的腳步略有放緩,據Wind數據統計,2016年影視行業并購案同比減少10%,數量下滑的同時價格依然高挺。

2015年之后,黃興的身影更多出現在文娛產業的衍生項目中,對于影視項目投資,鮮少問津。

“資本遇冷從2016年就已開始,但影視項目的估值還是很高,我們用多長時間造就了泡沫,就會用多長時間去除泡沫,這是規律,只是稅收事件縮短了這個時間,使得行業調整提前而已。”劉德良說。

2018年,稅收整頓開啟,影視公司尤其是明星工作室注銷或暫時停業的就不少。當年10月,有超過100家霍爾果斯的影視公司申請注銷,包括徐靜蕾、馮小剛等多位明星的公司。

上述第三方機構調研也印證了這一結果:2019年,個人獨資企業為注銷企業的“重災區”,注銷率最高,達到35%。

“個人獨資企業注冊程序比較簡單,全國各省都有較好的鼓勵文創類創業的政策,基本拍個腦門就注冊了。”黃興說,他旗下的兩家企業就是這樣成立的。之后因為影視行業項目從開發到回收周期性較長,回款較慢,實際上需要較大啟動資金以及專業性人才,而黃興的公司多是一腔熱血的門外漢,沒好的項目,沒有專業與精準的市場分析,現金流也不充分,暫停營業或者注銷是遲早的事。

于是,金字塔頂端的公司不是估值縮減,就是退市,有的被國有資本收購。而商業模式不清晰、盈利能力不強的腰部公司,同樣面臨現金流斷裂、收入少的窘境。

資本摁下暫停鍵之后,產生了一系列市場反應,首先就是拍攝劇目的循序下降。而投資者為了讓自己投資的公司能夠活下去,鮮少再投資新的公司或項目。

數據顯示,2016年到2018年年末同期,橫店影視城開機劇組分別為39家、33家、38家,今年開機率較去年下滑近45%。

“明年、后年日子也不好過,關鍵是行業回暖的支撐點還沒形成,那就是工業化流程的建設。一定是要回歸內容創作本身,二是體系要構建,要有一套質量把控的機制,這樣運作項目才會更嚴謹。”劉德良認為,當社會對流量明星有所反思和批判時,也預示著整個產業開始向專業化方向發展。

最新動態
相關文章
人保財險包頭市分公司被罰32萬元 編制...
TCL欲收購兩天津國企股權?回應:未達成...
德威新材財務總監陸仁芳剛退休辭職就因...
女子“開車進故宮”引熱議 忠旺集團:...
過世近6年的兒童仍能接受捐款?中華兒慈...
易果生鮮千萬元資產遭凍結 回應:雙方...
彩客官方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