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 > 股票 >

股價下跌!協鑫新能源易主華能生變 業內:整體環境對賣方無好轉趨勢

歷經近半年時間,協鑫集團旗下的光伏電站上市平臺協鑫新能源(00451.SZ)欲易主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國華能)一事生變,由中國華能可能控股轉而變為收購協鑫新能源及其附屬公司位于中國的若干電站資產。

11月18日晚間,保利協鑫能源(03800.SZ)及協鑫新能源聯合公布稱,由于杰泰及潛在買方通過多輪的友好協商后仍無法就可能交易達成正式協議,因此于2019年11月18日,杰泰及潛在買方共同商定終止于2019年6月3日訂立的合作意向協議約定的合作。

根據雙方此前的合作意向約定,保利協鑫附屬杰泰環球有限公司與中國華能集團附屬公司中國華能集團香港有限公司訂立合作意向協議,內容有關可能出售協鑫新能源股本中97.27億股普通股,相當于本聯合公告日期協鑫新能源全部已發行股本約51.00%。

而在11月18日,上述方案調整為協鑫新能源與中國華能訂立合作框架協議,內容有關協鑫新能源出售位于中國的若干光伏電站;或協鑫新能源集團的若干負責經營該等電站的項目公司予中國華能或其指定主體。

保利協鑫及協鑫新能源各自的董事會認為,終止不會對保利協鑫及協鑫新能源的財務及經營狀況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作為全球第二大光伏電站運營商,協鑫新能源從去年10月開始就頻繁瘦身,先是向中廣核太陽能出售160兆瓦光伏電站項目的80%股權及對應股東貸款。在隨后的12月,又向三峽新能源出售140兆瓦光伏電站項目的所有股權。通過上述兩項交易,協鑫新能源所得款項為5.57億元,其負債也由此縮減約18.33億元。

時間進入2019年,協鑫新能源出售電站資產的動作仍未停止。2019年3月,即向五凌電力出售約280兆瓦光伏電站項目的55%股權,代價約人民幣3.35億元,并縮減負債約人民幣16億元。

5月,協鑫新能源向上海榕耀新能源出售共計977兆瓦光伏電站的70%股權,連同70%的股東貸款,這項交易預期年內完成,將為協鑫新能源帶來約20.6億元現金流,并減少負債約58億元。雖未能如愿,但在6月欲易主華能的確將“出售潮”推至最高點。

這一系列動作背后的主要原因即是補貼拖欠導致的企業現金流承壓。新能源電站的運營兼備資本密集型與高資產負債比率兩大特點,大規模的補貼延緩撥付使擁有大量存量項目的發電企業的現金流面臨嚴峻考驗。

根據協鑫新能源8月6日公布的半年報,截至2019年6月30日,總借款成本為14.46億元,同比增長22%,新增及現有借款的平均借款利率由2018年的6.5%,上升至2019年的6.9%。

與之對應的是,應收電價補貼仍在上升,截至2019年6月30日,應收電價補貼總計為88.11億元,其中第六批或之前、第七批以及扶貧項目的應收電價補貼合計36.36億元,申請登記第八批或之后批次合計51.75億元。

一位從事新能源電站資產收購的業內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從近半年時間來看,大環境和融資情況并沒有明顯變化,整體對賣方沒有好轉趨勢。”

從新能源電站收購的角度看,上述人士認為掣肘協鑫新能源的最大問題仍舊是補貼的拖欠:“沒有收到錢且補貼看不到具體解決方案”。

而中國華能和協鑫新能源之間的磋商與搖擺,在上述人士看來頗具行業代表性,畢竟后者是最大民企電站持有方。

而目前電站收購的工作對于買賣雙方而言都非易事。“收購難,盡調流程,雙方審批決策流程,價格等。”上述人士告訴記者:“因此是談的多,而實際交割完成的少。”

針對上述華能集團調整后的交易方案,保利協鑫及協鑫新能源稱,出售事項須待最終協議訂立及交割,屆時將另行刊發公告。

今日開盤,保利協鑫能源、協鑫新能源股價雙雙下跌。截至發稿,保利協鑫能源下跌7.41%,協鑫新能源下跌7.23%。

最新動態
相關文章
永輝收購中百再次遇阻 新零售困局凸顯
截至6月逾期債務2.7億元 奧馬電器擬轉...
交易對價10億元 吉祥航空財務穩定性恐受考驗
新力控股港交所敲鐘上市 成為最年輕的...
貴州茅臺股價再創歷史新高 中國石油總...
股市大跌、神秘資金又出手了 來看看哪...
彩客官方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