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 > 市場 >

價格不親民!起底院邊藥房亂象 藥價虛高水分如何擠出來

溢價268%?記者暗訪起底院邊藥房亂象,藥價虛高水分如何擠出來?

近期,廣東新聞廣播《民生熱線》報道,東莞多家公立醫院存在醫生手寫處方,并指定患者在醫院附近“便民藥房”購買高價藥品的現象。報道一出即引起了廣泛關注,便民藥房是否真的價格便民?

實際上,這些圍繞在醫院旁邊的便民藥房在業內被稱作“院邊藥房”,而院邊藥房早就不是第一次進入人們視野了,它的興起離不開公立醫院藥房托管的叫停。藥房托管最早出現于2001年,其中經過多次政策修訂,發展出“柳州模式”、“蘇州模式”、“南京模式”等不同模式,但內核均未改變,也一直飽受爭議,甚至與“便民”理念背道而馳,滋生出腐敗、壟斷等問題。

最初的院邊藥房源于對藥房托管的打壓,被寄予了解決藥房藥價高難題的期待,但如今,院邊藥房價格是否真的“實惠”再次被打上問號。經營層面上,眾多企業布局院邊藥房也是為了爭奪公立醫院的處方外流資源,然而現階段經營情況并不明晰。

01實地走訪:部分藥品藥價虛高

針對院邊藥房藥品售價是否存在虛高一事,21新健康記者走訪了廣州市兩家公立三甲醫院的院邊藥房,對其藥品價格進行對比調查。

記者走訪的第一家醫院的院邊藥房離醫院有一定距離,需要穿過地下通道才能到,途中設置了兩塊標識,方便病人尋找。

出了地下道口就能直接看到藥房。病人需要憑醫生開好的綠色單子進入藥房報道,然后再進行付款、取藥操作。

21新健康記者對其中數十款常見藥品的價格與網上藥房(阿里健康大藥房、康愛多大藥房等品牌藥房)的價格進行對比,發現大部分藥品價格基本持平,存在幾塊錢的上下浮動。少數藥品存在較高溢價,例如王氏保赤丸,比網上藥品貴出26%。

本周一下午三點半左右(此時為院內就診高峰期),21新健康記者在藥店門口統計,20分鐘內僅不到十人次取藥,院邊藥房實際生意并不算“火爆”,而店內的“取藥報道處”也幾乎成了擺設,護士店員大部分時候都在整理藥品。

與之相比,另一家院邊藥房卻人滿為患,需要在藥店內拉起隔離線,患者貼著柜臺排隊成“C”字形,交費、取藥等流程都已經很完備。藥房就位于醫院的正門口,十分醒目。

這家院邊藥房也存在著部分藥品高溢價的現象。21新健康記者對比了十余種藥品后發現,其情況基本與第一家藥房一致:大部分藥品價格存在一定浮動,但少數藥品確實存在較高溢價。例如常見的維生素E軟膠囊,其售價為59元/盒,相較于網上16元/盒的價格高出了268%。

一位患者向21新健康記者表示,“醫生直接就讓我去那(院邊藥房)拿藥。”至于為什么要去院邊藥房,是否存在高溢價等問題,他表示“不知道,也并不會真的比較”。

整體來看,院邊藥房大部分藥品價格不會與網上價格存在較大出入,但少部分藥品溢價明顯。同時,醫生所開具的處方均為電腦打印,不存在“手寫處方”。

02 院邊藥房因何而來?

院邊藥房的最初設立,是為了增加患者的自主選擇權,鼓勵藥房良性競爭。而早在院邊藥房誕生之前,醫院普遍設立的是藥房托管,公立醫院藥房完全托管給醫藥流通企業,但因執行上滋生出的藥價虛高、腐敗問題而飽受詬病,因而陸續被叫停,隨即院邊藥房、DTP藥房等模式興起“接棒”。

這些在醫院周邊開設的藥店,統稱“院邊店”。藥店扎堆于此,目標只鎖定一個,即為承接公立醫院的處方藥外流。在藥品零加成、醫院限制藥占比、兩票制等政策推動下,處方藥外流成為大勢所趨,且有提速趨勢。

隨著醫藥分開的不斷推進,處方藥外流已成為藥店發展最大的紅利;以提高專業化水平來提升藥店發展競爭力也成為了行業的共識,其中DTP/DTC藥房、MTM項目、藥診所等業態是目前藥店發展比較熱的方向,院邊藥房也成為不少藥店轉型發力的落腳點。

業內估計,院外處方藥零售的市場容量,或高達上千億元。這對零售藥房企業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蛋糕。正因如此,在各路資本加持下,連鎖藥房加速開拓院邊店。而這些連鎖藥房背后的資本方,匯聚著不同力量,有些是傳統連鎖藥房,有些是醫藥流通企業,有些是制藥企業,有些是互聯網醫藥企業。

院邊藥房模式問世之初也被“寄予厚望”,用以解決藥價高問題。醫院方面,可以滿足臨床需求、補充醫院治療藥品以外的品類(如康復器械、保健食品等)、快速引入新產品;患者方面,能簡化購藥流程、設立基于患者快速安全的新特藥購藥渠道;企業方面,可以引進穩定的客流,同時實現與醫院資源的共享與互補。

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經過這么多年的實施,院邊藥房有些“變了味”。

院邊藥房一路走來,并不順利,也沒有實現持續性的預期成效。一些試點醫療機構的品牌藥難尋蹤跡,廣泛存在于利益鏈條上的“灰色收入”沒有被杜絕;同時一些價格虛高的藥品仍然有很大空間用于“促銷”,而醫藥公司出于自身利益也并不會對其打壓。“以藥養醫”的弊端并沒有通過院邊藥房這一形式得到完全解決。

03前景如何?

公立醫院與企業的經營理念截然不同。盡管公立醫院存在各種問題,但其存在意義是救死扶傷,收費目的一是生存,二是發展;而企業追求的始終是利益最大化。讓企業進入醫院,兩方經營理念必然會產生沖突。在這種沖突中如何權衡、在保證多方利益的前提下如何化解,才是應該考慮的問題。

此前就有業內人士對21新健康記者表示,破解以藥養醫難題,還是需要不斷提升醫療和醫生價值,讓診療費用成為大頭,解決利益分配,才有可能解決癥結。

另一方面,院邊藥房、DTP藥房的實際盈利情況并不樂觀。

談判品種(重磅品種)的降價影響著院邊藥房的經營。國家衛計委通過藥品價格談判的方式,讓乙肝和肺癌領域三種藥品的價格大幅下降。過去幾年里,院邊藥房在醫院降低藥占比、緩解大處方、解決醫保總額管控、推廣新品種使用滿足臨床需要等方面,起了重要的作用。但目前雖然受到了醫保談判品種降價、自費藥品嚴控等政策影響,其實際運營實在算不上發展蓬勃。

而院邊藥房還面臨一大不確定性因素——藥品零差率后,醫院藥房將從原來以藥養醫的利潤中心,變為成本中心,成為醫院的“包袱”。萬一被剝離、托管、處方外流這些因素或政策的變化,將帶來醫院藥房功能的重新定位,未來投資院邊藥房的企業就可能面臨投資回報下降的局面。

盡管前景并不確定,但企業扎堆布局院邊藥房、DTP藥房仍是趨勢。

山東步長制藥股份有限公司去年即發布公告稱,將以不超過人民幣1億元投資九州通醫藥集團湖北醫藥有限公司,且擬將原議案中的醫療機構藥房托管業務模式(包括藥品、耗材、中藥等集中配送等)調整為專業藥房業務模式(包括院內專業社會藥房、DTP藥房、院邊藥房、院邊門診等)。

而DTP藥房,指制藥企業將產品授權藥店代理銷售,患者從醫院醫生得到處方,到藥店去購藥的一種經營模式。區別于普通藥房的OTC或部分處方藥,像DTP這樣的專業藥房,銷售的主要是抗腫瘤、血液疾病、風濕免疫、器官移植排異反應等與臨床配套的產品。

一位藥企從業人士對21新健康記者表示:“此前的藥房托管陸續叫停,本身就是對藥企的挑戰。藥企除了自身投標、中標成本外,建立醫藥物流公司,配送資質布局,設立供貨商體系都需要投入,尤其是對于非大型藥企來說,成本壓力更大。轉身將原本布局藥房托管領域的資金投入到諸如DTP藥房、院邊藥房方向,雖然很大程度上是受政策影響,但客觀上對降低成本也有一定幫助。”

顯然,不少藥企已嗅到政策的風向,及時調整業務架構,在原有板塊上拓展新業務。現階段對布局的企業來說,賺錢倒是其次,關鍵是要提前卡位市場。

最新動態
相關文章
馬應龍(600993.SH)去年兩登黑榜 紅霉素...
服務大于醫療?醫美行業面臨洗牌 新規...
天津市場監督部門開展食品抽檢:起士林...
上海虹橋中藥飲片一天接兩張“罰單” ...
喜大普奔!e租寶受害人收到退款了 退款...
被工信部點名!物美強推“多點APP”:不...
彩客官方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