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 > 產經 >

給力!株洲實行改革 讓的士司機“把飯碗端在自己手上”

湖南株洲實行出租車改革,將經營權和使用權合一

讓出租車司機“把飯碗端在自己手上”

當了20年出租車司機的鐘杰,如今每天中午可以安安心心地做頓飯給自己和孩子吃。以前在外吃盒飯的日子已不復存在。“我還可以睡一覺,恢復體力。”11月14日上午,他對記者說,在今年株洲市出租車管理改革以前,曾榮獲最美駕駛員的他因為過度勞累出過兩次事故。“那時候沒有辦法啊,你每天起來一睜眼就欠別人兩百元,就是生病也要開!”

而如今,他津津樂道自己終于成為一個“有正常生活的人”。

惱人的“份子錢”

鐘杰入行20年,一直在湖南株洲市北汽銀建巴士汽車服務有限責任公司“打工”。雖然營運費、管理費等各種開支一個月需要2200元,但他仍然慶幸自己給公司的費用比別的公司交得少些。加上每年1萬多元的保險套餐,及每個月都要交的流量費、座椅清洗費、稅費,攤下來每天開門就必須支出200多元。因此,對于每一個出租車司機來說,降低成本是當務之急。

他購買的是北汽現代車,以前白班開車每天燃油消耗要付100多元,他花了幾千元改成燒天然氣,每天可以節約30多元的開銷。請的副班司機每天上交80元,加上國家財政直接打到卡上的1000多元燃油補貼。拼盡全力,滿打滿算一個月能掙7000元。“從早上7時到下午4時,經常中午打盹的時間都沒有,有同行甚至累到猝死。”鐘杰說,每天出車回來就想休息,沒有時間顧及家里。而現在,生產壓力不大,更能自主管理生活。

在株洲市大地出租車有限責任公司,47歲的駕駛員賀衛東和妻子一起開出租車。干了20年的出租車駕駛員,他感覺一直在熬日子。他每個月交給公司的錢比鐘杰要多200元。20年間他換了4臺車,每天上10多個小時的白班。擔心他疲勞駕駛出事故,妻子也跟著搭幫開了近10年。最難過的時候是2016年、2017年——網約車興起的時候。路上一下子多了不少司機“搶飯碗”,看著馬路上一邊玩手機一邊等網約車的年輕人,他心急如焚。

株洲市與長沙僅隔40多公里,現有城區人口(含流動人口)170多萬人。截至2018年底,全市城區內共有出租汽車企業17家、出租汽車2155輛,從業人員近5000人,年均客運量8525萬人次。經營模式有整車租賃模式、經營權租賃模式、個體經營模式三種。

株洲市交通局的一份材料顯示,“自2015年以來,隨著網約車等新業態的興起,以及社會公眾出行方式日益多樣化,出租汽車行業新舊業態碰撞、新老矛盾交織的情況越來越凸顯,全國各地均不同程度地出現了出租汽車行業不穩定情況,我市也受到波及和影響。”

兩權合一 開全國先河

2016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出租汽車行業深化改革的指導意見正式出臺,標志著全國性的出租汽車行業改革工作正式啟動。株洲市也出臺了出租汽車行業改革的三個規范性文件,在實行經營權有期限無償使用、建立完善以服務質量為導向的經營權配置和管理制度、健全平等協商和利益分配制度、規范網約車發展等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但行業在發展過程中長期積累的矛盾沒有得到根本性的解決,如“份子錢”較高、駕駛員負擔較重、車輛產權關系模糊、經營模式不科學等。

不久,徐業偉從株洲市發改委調任市交通局黨組書記、局長。到任前,株洲市委主要領導耳提面命:一定要解決出租車管理的歷史積弊、核心矛盾,改善服務水平和質量。

在考察杭州深圳等地的出租車管理經驗后,經過無數次座談會的反復商議,株洲市啟動了出租汽車行業改革,在全國率先破冰,實行兩權合一,試圖扭轉以往經營權被出租車公司“壟斷”、“份子錢”壓頭、運行成本高企、內部管理混亂、服務質量不高等行業痼疾。

徐業偉告訴記者,明晰產權,即通過企業與駕駛員平等協商,清理規范出租汽車經營關系,將車輛所有權確定給實際出資人,真正實現了“誰出資、誰受益、誰承擔風險”,責權利進一步對等。所謂兩權合一,則是出租汽車車輛經營權和車輛所有權同歸屬于企業或駕駛員個人,實行公車公營模式或集約管理模式,徹底解決了以往車輛經營權權屬不清、利益糾紛不斷的問題。全市出租汽車公車公營企業由原來的17家整合為6家,集約管理企業由原來的12家,通過公開征集、整合重組為3家。

徐業偉認為,將車輛經營權和所有權歸屬到一個經營主體,歸屬于企業的實行公車公營模式,歸屬于駕駛員個人的實行集約管理模式,徹底解決了過去車輛經營權權屬概念不清、車輛經營權和所有權相分離產生的責任主體不明、利益糾紛多發等問題。同時,株洲市正在建立由政府主導的出租汽車產權交易中心,“兩權合一”后,經營者可根據市場和自身實際情況,透明地出讓或受讓車輛經營權和所有權,有效杜絕出租汽車私下炒賣等行為。

他表示,“集約經營”設立的3家具有很強的公益微利性質的出租車管理企業,不是管理主體,而是協助政府部門進行管理,更多地發揮服務功能。取得“兩權合一”新證的駕駛員可自行選擇心儀的集約管理企業,如果都不滿意,還可以選擇進入政府委托的平臺進行統一管理。

目前,原來經營權在2018年底到期的1246臺涉改車輛,已全部完成清理規范經營關系;經營權未到期的709臺車輛中,已有653臺提前完成清理規范經營關系,完成率超過90%。

老板變成服務員

今年2月21日,株洲市首批城區出租汽車車輛經營權使用權證發出,拿到第一張證的出租車駕駛員陳復清頗為感嘆:“有了這個(證),飯碗就端在了自己手上。”而曾一度因“跑出租賺不了錢”而短暫改行2個月的“的哥”劉滿元,也轉身回到了“開出租”的行列。

開了近13年出租車的他之所以回歸,是感覺“這次改革,出租車駕駛員能真正受益。”劉滿元稱,以前開著車在市里到處跑,但出租車的經營權不在自己手上,公司說什么就是什么,司機們沒有一點話語權。現在將經營權和使用權都交到了出租車駕駛員的手上,加入集約型公司,明確了服務收費項目和標準,砍掉行業詬病的“份子錢”,營運成本大大降低。

劉滿元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沒有進行集約管理之前,他每月要向公司繳納500多元的服務費、480元的行業稅,以及1200元的特許經營權費。2016年下半年全國取消特許經營權費后,相關費用減少了一半,但每月仍要支出約1000元。在改革之后,各出租車公司公示了各項服務內容、收費標準。

徐業偉介紹說,現在車主們承擔的主要是三塊費用:140-180元的管理費交給公司,GPS流量費之前大約是90元/月,現在經過交通局和電信商談,每臺車40元一個月。從明年1月1日起,100元/月/車,成立互助基金,由駕駛員協會管理。

2008年從國企下崗后轉開出租車的陽紅兵覺得自己真正得到了解脫。“以前一臺車可以用8年,但公司只給5年經營權,每個月規費6000多元,剩余的錢養家糊口根本不夠。”他說,為了養兩個孩子,他每天早上4時就出發,每天跑13個小時,全靠在部隊鍛煉出來的好身板撐著。而如今,大部分司機都得到解壓——不僅沒有了高額的“份子錢”,同時像他們這樣取得“兩權合一”的駕駛員,可以按照小規模納稅人政策予以稅費減免,并按照市場價格自行購買車輛及保險,人均增收近2000元/月。相比網約車平臺與司機的抽成情況,他覺得出租車司機更有信心贏得機會。

集約型公司、株洲市大地出租車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田放明是最早在株洲市開辦出租車公司的人之一,運營已有20多年。據他介紹,以前出租車大多是整車租賃、公車公營,公司投資購車,租賃給司機。合同履約保證金8萬元。司機們說的每月2410元“份子錢”包括了1210元的經營權使用費、560元管理費、480元稅費、90元GPS費用,加上經過打折后的每年10800元保險套餐(含交強險、第三人責任險、座位險等),及車輛折舊費用等,總計每臺車每個月5800元費用。2016年開始,國家推動改革,取消經營權費用,司機每個月少交了1210元。以前公司一年交營業稅100多萬元,如今在集約型企業,司機按照個體戶算,在收入10萬元內免征稅收。如此一來,每年車主可以凈增2萬元以上收入。

他估算,現在司機1個月萬把元收入的已經不少,但作為僅僅收取180元服務費、還要養部分管理人員的公司日子就難過了。“原來的7個公司合并,留下650臺車。以前7個公司30多個管理人員,現在10多個人。現在司機是老板,我只能算高級服務員。”

株洲市北汽銀建巴士汽車服務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漆龍亦有同感。該公司分為兩部分管理,兩百臺電動車運營的公車公營模式,而其他587臺車則是集約化管理。

他告知記者,集約化管理的車輛,每臺車每個月收取140元的管理費,是全行業最低的。對他們而言,改革最大的好處是:與駕駛員的矛盾化解了,產權清晰了,并且原來司機們拖欠公司的巨額費用都收回了。

權力做“減法”、責任做“加法”

徐業偉稱,集約型車企的設置借鑒了小區業主與物業公司的層級關系,突出“雇傭”服務的特點。厘清權屬關系、明確經營管理模式后,作為改革“下半場”的重頭戲——規范行業管理,必須依靠科技來提升治理體系和管理能力。

據悉,株洲市交通運輸主管部門通過與第三方機構合作,對巡游出租車智能管理系統、視覺識別系統進行全面升級改造,建立統一的動態監管平臺;充分運用信息技術、大數據分析、遠程綜合調度等前沿科技手段,對巡游出租汽車進行實時動態管理,定期開展服務質量信譽考核,考核結果直接與經營權掛鉤。這也意味著巡游出租汽車經營權以后不再是“鐵飯碗”,優勝劣汰機制將成為常態。

“司機們打手機、抽煙都會記錄扣分,懲處是漸進的,扣到一定程度就休息培訓、停產,直至收回經營權。醉駕的直接取消資格。”徐業偉說,每臺車裝系統需要3000元,這筆錢市財政出了一部分,GPS提供商出一部分,以廣告置換;不增加車主負擔。通過平臺系統考核車輛和駕駛員,用機器打分規避人情關系,保障服務質量。

獎勵的手段也是多元的。株洲市交通局拿出每年50萬元用于評優發獎。對于見義勇為、拾金不昧的即報即獎。同時,為了保障營運安全和減輕司機負擔,交通局要求車輛所有人購買足額的營運車輛保險、建立安全生產風險基金和互助基金并實行“保外保”。

改革9個多月來,盡管社會各界一片叫好聲,但株洲市交通局負責人在市長熱線仍然聽到一些不滿:司機拼車、繞道的,還時有發生。“我們的解釋是,今年11月-12月是系統模擬測試,真正考核從明年1月1日開始,升級后的系統,能讓這些趨于消失。”徐業偉說,目前,株洲的系列改革舉措已經吸引全國30多個城市來考察取經。今后他們將在已出臺企業、駕駛員、車輛管理和考核辦法等配套措施基礎上,推出“網絡預約平臺”,推動出租車網約化,促進新老業態融合、健康發展。

最新動態
相關文章
避免千城一面!文旅夜經濟需平衡地域“...
動物園紛紛開進商場 打造親子消費新模式
韻達順豐春節漲價 部分快遞網點春節放假
網絡發酵!笑果文化剛從被執行人脫身 ...
承德露露商標案二審駁回維持原判 或申...
ofo新增3則被執行人信息 執行標的累計...
彩客官方网站下载